保姆也太贵

中国去年11月放宽独生子女政策后,某些牛奶生产商的股价曾创新高,但今年至少已下跌40%。部分纸尿裤生产商的股价也已大幅下跌。婴儿潮曾引发过多投机行为,上海中原证券策略分析师张刚说,与婴儿有关的股票仍有进一步下跌的空间。

《新西兰先驱报》8月21日文章,对中国婴儿潮的赌注达创纪录水平的9个月后,下注者成了损失惨重的输家,因为生活成本正阻止许多中国夫妻生养更多孩子。

中国正在开展至少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最广泛的扩大经济自由度改革,放宽独生子女政策是其中一部分。但截至今年5月底,在1100万有资格再生一个孩子的中国夫妇中,申请再生的比例不足3%这有损中国政府改善人口的努力。

瑞士信贷集团估算,在中国把孩子抚养到18岁,年均需要2.3万元,相当于中国家庭年均收入的43%。哈尔滨居民孙清(音)说,生第二个孩子只是奢望,费用是最主要因素。我4岁的女儿就要上学了,这意味着开销增多。保姆也太贵。两边的父母都已年近七十,我不认为他们还能照顾第二个孩子。